十八ㄊㄨㄥˊ人:青少年人權報告

如果憲法是人民寫給國家的情書,那麼國家人權報告就是政府寫給人民的悔過書:「我作為人權義務的承擔者,還有諸多沒作好的地方,我很抱歉,會繼續努力。我會用X政策,在Y時限內,達成Z目標,希望能確保並改善人民的福祉與權利保障。」這個悔過書,並且包含著限期改善的政治承諾。國家報告的提交與審查是政府落實人權義務與課責的重要一環,隨公約運動方興未艾,未來政府與民間會有更多機會撰寫國家報告與影子報告。

如何轉化沈重的報告撰寫負擔成為有效的國際人權專家-政府-民間的對話平台,協助改善台灣人權,特別是易受影響之特定群體之權利,值得政府與民間共同投資心力,加以探究。

(黃怡碧,對國家人權報告審查機制之建議人權公約施行監督聯盟,2016)

台少盟作為一個青少年權益的捍衛者,我們深信「人權」是所有人與生俱來的權利,不管是什麼年紀或各種身份地位,我們都應該平等且不受歧視的享受我們的人權。「人權公約」就是把這些人權的重要原則,透過法律明文規定,而且具有約束力。所以2008年起,台少盟與許多民間兒少團體起大力倡議,終於讓「兒童及少年福利法」在2011年參照《兒童權利公約》精神大幅修訂成為「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」。

除此之外,我們也透過參與國際人權公約特有的「人權報告制度」,來推動兒少權利。聯合國為了監察締約國履行人權公約的情況,聯合國針對不同的公約都設有人權報告制度,其中包含三個重要的角色,各司其職才能發揮最大的功能。

  • 締約國政府應該好好地撰寫國家人權報告,誠實檢視國內的人權落實情況。
  • 非政府組織也必須時刻保持監督政府的態度,從民間的角度撰寫「影子報告 /平行報告 / 替代報告」,揭露政府不願面對的人權現況。
  • 聯合國的條約機構,無疑扮演獨立客觀的角色,必須多方蒐集資訊,才有可能審視國家人權報告,並給予具體的結論建議。

台灣雖然不是聯合國的會員國,但我們也透過制定《施行法》,讓國際人權公約在國內具法律效力,有:《經濟、社會和文化權利國際公約》、《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》、《消除對婦女一切形式歧視公約》、《兒童權利公約》、《身心障礙者權利公約》。其中《經濟、社會和文化權利國際公約》、《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》和《兒童權利公約》,台少盟透過撰寫影子報告,回應問題清單,及培力工作者與兒童及青少年參與國家報告的審查,積極推動我國政府落實青少年權利。

 

Warning!
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,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。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,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。
Get Firefox
Get Chrome
Get Opera