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一人一信】一位勒戒少年的心聲

我進少觀所勒戒前,就沒有在讀書了,一個人住在外面,在工地工作。在少觀所的生活,每天都要背弟子規這類東西,如果沒有背好就會被體罰。第一天沒有背好,扶地挺身50下,第二天沒背好,扶地挺身50加開合跳50、第三天,扶地挺身100、開合跳50、交互蹲跳50…直到背出來。不管氣喘、心臟病,身體各種狀況都不能休息,直到做完為止,曾經有人被操到吐。

我們一進少觀所,就有主管跟大家說:「一個房間就是一個團體,如果有一個人很吵,就是所有人被加分,沒有選擇。」我覺得其他很安靜的人,不是很無辜、很冤枉嗎?但沒辦法,主管說:「這就是團體!」

有一次,夜班主管叫某一房的學生安靜,後來那個學生就被上腳鐐,主管叫他從舍房跳到中央台寫違規報告,然後再跳回房間。他跳回來後,主管居然又說∶「我舍房鑰匙放在中央台」,所以叫他再跳去中央台,再跳回房間。

我們在少觀所上課都和刑事的在一起,但主管都不太理我們這些勒戒的。可是,我們勒戒的人也需要聊天啊!我們很需要陪伴,因為我們是傷害自己不是傷害別人,我有跟主管這樣反應,所以主管就開始跟我聊天了。

我們在路上,常常會無緣無故被警察攔下來盤查。有一次我早上才從家裡出門,一到樓下就遇到一位剛好要去巡邏的警察,一看到我就停車,他說我一直看他,覺得我很奇怪,要求我提供身分證字號,我跟他說我沒有背,他就說「那父母電話有沒有?」我說沒有,「那家裡住址?」我說剛搬家,我不知道我家地址。他就說「你什麼都不知道,那你腦袋有沒有帶出門?」然後他就說「我可以直接把你帶回去拘留兩天,看你要不要講。」後來就真的把我帶回警局了。我那天什麼事都沒做,為什麼要被這樣對待?

後來我18歲了,有一次被一位查毒品的警察抓到,但因為警察他們有個「青春專案」要抓未滿18歲的人衝業績,所以我不是他要找的對象,可是警察說:「我可以給你機會,但你要提供幾個未成年的人出來做交換」,他要我把毒品拿給未成年的人,讓他們去抓。警察可以這樣辦案嗎?但這樣不是害了更多未成年人?

有人問我,為什麼會想吸毒?其實,毒品對我來說是可有可無的事,但因為心中有殘缺,所以只能靠吸毒來填補,那讓我有一種活在屬於自己的世界,不受外界干擾,可以暫時忘記過去的難過的感覺。我也曾經想遠離吸毒的朋友、想讀書、想過正常的生活,但直到有一次我的家人來看我時,他在我面前流下眼淚,讓我很內疚,我才下定決心,決定要好好的彌補我過去的錯,把之前浪費的時間好好的拿回來,陪在他身邊。我相信,家人的支持是我回到正常生活最大的動力。

我希望,不再有小孩不被當人看了!那會是一輩子的陰影!

相關專案: 
CRC國際審查
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,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。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,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。